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職業災害】送貨司機載送貨物過程中酒駕肇事,職業災害能否成立呢?

大明為大興貨運所雇用之大貨車駕駛,某日送貨至廠商前,因臨時接獲女友來電告知因個性不合欲與之分手,心情極度鬱悶,故怒飲阿比一罐,以宣洩心中不滿情緒;恰巧當日公司酒測人員因病請假,亦未交代職務代理人,導致大明輕鬆躲避公司酒測。不料,大明在出發後沒多久,便因為不當變換車道導致高速擦撞中央分隔島,當場慘死。雇主聽聞噩耗後,雖積極協助大明之家屬進行善後,但當大明之家屬向雇主提出職災死亡補償時,雇主卻以大明酒後駕車係屬「勞工保險被保險人因執行職務而致傷病審查準則」(以下簡稱傷病審查準則)18條所規定之重大交通違規,故不視為職業傷害,因此,委婉拒絕大明家屬提出之補償請求。請問,大明的雇主如此之主張是否正確?是否仍應負勞基法之職災補償責任呢?

雇主之職災補償責任規範於勞基法第59條,每當勞工因遭遇職業災害而致死亡、殘廢、傷害或疾病時,雇主皆須依法負起職災補償之義務;而案例中之大明雖係在執行職務之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意外身亡,但整起事件肇因於大明酒駕所導致,雇主主張酒駕係屬傷病審查準則第18條所規範不視為職業傷害之情形,故其無須負擔職災補償之責,乍聽之下,似乎言之有理。
然而,勞基法第59條關於雇主之職災補償責任,其係採無過失責任主義,其立法目的僅係出於保障職災勞工得有最低限度合乎人性尊嚴之生活,並非為制裁、懲罰雇主;因此,當勞工於執行職務的過程遭遇災害或引發疾病時,不論勞工本身是否存有過失,均屬勞基法第59條所規範之補償範圍。
案例中大興貨運雖主張傷病審查準則第18條已明確指出酒駕所致之災害不得視為職業傷害,但該條所規範之範圍僅限於因上下班(4)、公差(9)、受指派參加活動(10)、職災就醫(16)與外出用餐(17)之通勤災害,並未涵蓋勞工實際執行職務之過程。此乃因通勤所致之交通事故,並非勞工於執行職務所致,故通勤災害本質上並非為職業災害;然而,為了落實勞工保險條例第1條所稱保障勞工生活,促進社會安全之立法宗旨,故立法者特於傷病審查準則中,透過立法技術將非屬職災範疇之通勤災害擬制為職業災害,因此,為免過份擴張職業災害認定之範圍,加重雇主之責任,減少企業之競爭力,故立法者亦再針對通勤災害之範圍加以限定,使其脫離無過失責任主義之保護,進而課予勞工一定比例之責任分擔。故當勞工違反該準則所規範之通勤災害成立要件,甚至出現重大交通違規時,均將使其喪失職災認定之可能,以期適度平衡勞雇雙方之職災承擔義務。
本案例中,大明本為貨車司機,開車送貨乃其與大興貨運所約定之工作內容,觀諸傷病審查準則第3條之規定:「保險人因執行職務而致傷害者,為職業傷害」可知,大明駕車載送貨物之行為,並非單純之通勤,而係執行職務,故不可再以通勤災害之認定標準來加以判定,而必須回歸勞基法第59條之無過失責任主義的保護傘下,由雇主依法予以應有之職災補償。因此,大興貨運不得再以大明酒駕為由,拒絕依勞基法第59條第4款之規定予以職災死亡補償。
用Line分享給好友
好友人數
  當勞動檢查上門時,如何全身而退呢?請利用
您公司的工時制度、加班費、薪資結構、人事規章需要專人提供諮詢服務嗎?連結以下網址,與勞資顧問預約面談。
您有其他勞動法令問題需要解答嗎?連結以下網址,獲得免費諮詢
我想了解樂誠勞資顧問的各項服務
勞資顧問服務說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